2006年6月6日,南韓全羅北道全州市的德津區發生了一起離奇失蹤案,就讀全北大學獸醫系大四的女學生李允熙(이윤희,音譯)來到距離住家1.5公里的啤酒吧,和學校的教授、同學等40人慶祝學期結束,一群人喝酒喝到凌晨1點50分,由金姓男同學親自護送李允熙回家,沒想到這竟是李允熙留在世上的最後身影….

李允熙原本在首爾的梨花女子大學攻讀統計學、美術,她為了完成當獸醫師的夢想,在2003年畢業後又轉入全北大學獸醫系就讀。李允熙在班上總是給人乖乖牌的形象,但到了6月7日她卻無故沒到學校上課,金姓男同學覺得不太對勁,中午就到李允熙的住處外面查看。

當時李允熙的大門深鎖,飼養的兩隻狗不斷在裡面吠叫,到了6月8日,李允熙又沒到學校上課,金姓男同學帶著其他同學中午到李允熙的住處查看,依然沒有人在家,於是一行人就到對面套房觀察,發現李允熙住處的窗戶竟然是打開的,房間內的物品散落一地,金男打電話給李允熙的父母,發現李允熙沒有回家,這下大家才驚覺大事不妙了!

同學們連忙報警處理,警方和消防隊破壞李允熙住處的電子鎖,但警方的辦案態度卻相當消極,認為李允熙可能只是暫時出門辦事,不想跟周遭人聯絡而已。由於當時房間內十分凌亂,警方希望李允熙父母抵達前,同學們可以幫忙整理房間,而這也造成李允熙失蹤後的第一現場被破壞!

當時警方也發現幾個疑點,李允熙5日深夜從酒吧返家後,竟然沒有換下外出時的衣服,就急忙打開電腦在網路上搜尋112(韓國報警專線)、侵害和騷擾等關鍵字。

警方便推斷李允熙可能是在聚會上被教授或同學騷擾,但詭異的是,李允熙的電腦從凌晨2點59分,到4點21分被強制關閉的期間,她上網的時間就只有2點59分到3點02分,這短短3分鐘的時間。警方大膽推測,在這之後可能有人從窗戶侵入李允熙的住處並侵犯了她。

而李允熙失蹤前最後一個見到的人,就是護送她回家的金男,因此當時媒體將所有矛頭全都指向他。根據韓媒報導,金男當時雖然有女友,而且還是李允熙的閨蜜,但他對李允熙卻遲遲無法忘懷。事發時就有同學看到李允熙起身回家時,金男拋下女友跟在後頭,行為十分不合理。

不巧的是,李允熙失蹤3天前曾被一對男女騎著機車搶走包包,身分證、手機和錢包等物品都不見了,也就是說李允熙從參加聚會到失蹤的這段期間,都無法用手機和外界聯絡。然而在案發後的第4天,警方發現有不明人士利用李允熙的身分在首爾上網,懷疑對方可能是李允熙的熟人,或長期跟蹤她的人。

當時李允熙的家人獲報後從南揚州感到全州,她的姐姐第一個抵達妹妹的套房,偶然發現窗台上留著菸蒂。根據韓媒報導,李允熙就讀梨花女子大學時為了排解壓力,就開始有抽菸的習慣。但她來到全州後就已經戒了,而留在李允熙住處窗台上的究竟是誰的?完全沒人知道,但大家萬萬沒想到,李允熙的姐姐竟然將這唯一的證物給處理掉了….

懸疑的地方不只如此,警方還注意到李允熙擺在床頭邊的茶几和榔頭竟然無緣無故失蹤!李允熙的朋友告訴警方,李允熙非常喜歡這張茶几,喝茶、吃飯和讀書都會使用到,而在李允熙失蹤後,這張茶几也無故消失了。

6月13日,李允熙的父親在套房附近的垃圾堆中找到這張茶几,但茶几的四個桌腳離奇不見,只剩下桌板,疑似是被人用螺絲起子取走的,而李允熙家中不見的榔頭依然沒被找到。

後來警方搜索李允熙住處時,發現正對面的套房可以一覽無遺觀察到李允熙的房間,但當警方抵達對面套房時,卻發現裡頭空無一人,只留下菸盒和衛生紙,明顯看得出來曾有人來過。此外,警方還從李允熙的包包裡找到動物用的注射麻醉劑和針筒,質疑她為何要隨身攜帶。

另外,原本掛在牆上的花束在第一時間卻散落在地上,顯示房間內可能有過打鬥的痕跡,而在李允熙失蹤前一天跟她一起回家的友人也表示,原本曬在衣架上的衣服全都不見了。最後能證明李允熙被害的證據是,她以往出遠門會將家中飼養的兩隻狗放在多功能房,但這次並沒有…

後續報導中指出,金男對李允熙的愛慕極深,除了認識她的父母,還會每天記錄李允熙的穿著,甚至還偷偷收藏她的頭髮,因此除了李允熙失蹤前遇到的小偷、套房對面的住戶之外,金男極有可能就是嫌犯,卻因為苦無證據無法歸案。

李允熙失蹤後,她的父母曾發了3萬多張傳單,父親更時常在路邊舉著告示牌進行一人示威。如今事件已經過了12年,李允熙的父母仍然沒有放棄任何一絲希望,他們仍深信女兒還活著…..

因為警方辦案不積極加上證據不小心被湮滅,李允熙如今身在何處仍然是個謎,不知道能不能見到真相曝光的那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