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Yo當日在旺角被軍裝男警索取手機號碼及住址等個人資料。
YoYo當日在旺角被軍裝男警索取手機號碼及住址等個人資料。
去年旺角警區一名軍裝男警在港鐵站內截查模特兒伍淑怡(YoYo)的身份證時,索取其手機號碼及住址等個人資料,其後私下致電及WhatsApp她,要求做其男朋友,被「抄牌」的女事主向警方投訴男警行為不當。監警會昨公佈調查結果,投訴警察課認為指控屬實,更披露男警受查期間撕毀警察記事冊八頁紀錄,更三度講大話企圖隱瞞事件,警方已展開紀律聆訊。

 

去年6月,涉事男警當日在旺角執行交通管制期間看見女事主,跟隨她進入港鐵站並截停對方,要求查核其身份證和索取手機號碼、住址和職業等個人資料,其後更詢問女事主可否與他交朋友。同日,女事主收到該名男警的來電和WhatsApp訊息,對方再度要求交朋友並相約見面。女事主安排朋友假扮自己與該男警透過電話聊天,暗中錄下對話和將WhatsApp訊息截圖,當晚在facebook發佈。

 

 

女事主隨後向投訴警察課投訴該男警執勤期間不恰當地取得其個人資料,而且透過電話和WhatsApp私下聯絡她。

 

 

 

監警會副秘書長(行動)梅達明昨表示,投訴警察課查看閉路電視、電話錄音及WhatsApp訊息等多項證據,認為足以證明指控屬實。梅更披露,涉事男警在受查期間撕毀警察記事冊八頁紀錄,「佢解釋唔到點解要撕走嗰幾頁」。

 

閉路電視揭尾隨女事主

涉事男警遭上級召見查問時更三度講大話,「第一次佢唔認有件咁嘅事;第二次改口話係女事主主動搭訕,問佢借手機,佢覺得可疑就跟事主落港鐵站;第三次再改口話女事主主動搭訕,雙方傾吓傾吓咁就行入港鐵站」。不過,投訴警察課根據閉路電視,發現涉事男警跟隨女事主進入港鐵站,然後截查對方,「完全同佢講嘅幾個版本唔同」。監警會同意投訴警察課將指控列為證明屬實,該男警正接受紀律聆訊。

 

梅達明指出,警方截查目的是防止罪案發生,保障市民安全,但這宗個案中,涉事男警卻向事主索取手機號碼等個人資料,根本不需要,「你只需要攞身份證去查核對方嘅身份,同埋記錄喺邊度地方截查就已經足夠,唔需要攞手機等個人資料」。監警會宣傳及意見調查委員會主席劉文文補充稱,2016至2018年有五宗涉及警員不當使用資料的個案,建議警方關注前線警務人員的行為操守。

 

有資深警務人員指,警員截查時,一般只會記錄事主身份證,再致電警察電台核實身份,除非事主涉及某些案件或是目擊證人,警員才會進一步記下聯絡電話及地址以便跟進。相關資料嚴禁用作私人用途,否則違反警隊內部守則,有關警員需接受紀律聆訊,輕則被記錄在案及警告,嚴重可致革職。